苏扶今天不舒服

只会写垃圾文,写不出正剧风,非常低产,更新极慢,请慎关

【特调处全员/面面中心】当鬼面加入特调处⑸

*面面中心,OOC全员沙雕萌化,短小,胎教文笔慎入

*本来说了不产粮,但是面面太可爱了我没忍住抱歉

*巍澜属于彼此,面面属于我,不接受反驳

*本章面面出场不多,因为去游乐园是白天,所以汪徵桑赞没有提及

     
“游乐园有什么好玩的?幼稚,不去。”
“人还那么多,不去。”
“而且都是情侣,不去。”
“......你们看我干嘛?我没奖金,没钱去。”
“这是员工福利,门票我请。”
“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龙城游乐园的每个游乐项目都需要单独买票,价钱因项目而异。因此也不免有些拿来凑凑数,赚小孩子钱的项目——比如鬼面和大庆正玩得起劲的捞鱼比赛。
“我靠,他俩还在比?” 林静的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我都玩过一轮大摆锤了,他们怎么还没结束......诶,祝红你不难受吗?”
跟林静一同从大摆锤过来的祝红一脸淡定:“一个大摆锤而已,你就不行了?看看人家老赵跟沈教授,过山车都坐到天上去了。我说你要是实在不行,也别勉强了,跟大庆他们一块去捞捞鱼吧。”祝红拍了拍林静的肩膀,扬长而去了。林静带着他男人最后的尊严,坚定地走向了旋转木马的售票处。
(红姐,你瞧瞧你把孩子逼的,现在好了,疯球了吧)

“啊啊啊啊沈巍——这也太高了吧——”
赵云澜坐在云霄过山车上使劲地拽住沈巍的胳膊一路嚎,沈巍紧紧地握住赵云澜的手安慰着“没事,别怕,我在”,估计要不是有安全带拦着,赵云澜整个人都要钻进沈巍怀里去了。
“楚、楚哥,要不我们还是算了吧,毕竟连赵处都那么害怕,我肯定不行的。”郭长城在过山车下面听得心惊胆战,如果现在他手上拿着那根电棒,估计已经噼里啪啦电倒一片了。
“赵处那多半是装出来的。”
“......啊?”
“为了占大人便宜。”
“......?”
“算了,跟你这笨蛋说了你也不懂。再说了,有我在,你还怕什么?”
“那,那好吧。”郭长城深吸了几口气,一脸决然赴死的表情倒是把楚恕之给逗笑了。
“走吧,”楚恕之一把揽过郭长城,“实在害怕我们就不玩了,换个别的去。”
“好的楚哥!”
(楚哥:赵处不直的)

离云霄过山车不远就是鬼屋,两边传来的尖叫时常交织在一起,混夹在嘈杂的人声中更加明显。平常一般都是过山车传来的尖叫更甚些,今天不同,似乎鬼屋那边的尖叫更加让人心颤。赵云澜非要拉着沈巍一起去试试,顺便在黑灯瞎火的鬼屋里揩两把美人的油。沈巍当然什么都依着他。结果两人还没进去,就在碰上了悄悄从鬼屋后面溜出来的大庆和鬼面,脸上还带着整过人之后那种藏不住的笑意。
“说吧,你们俩又搞什么好事了?”
“诶我去!” 刚吓完人的大庆又被赵云澜给吓了一跳,“老赵你怎么在这啊?”
“我和沈教授都站在鬼屋前面了,你说我们是来干嘛的?”
“......好吧,那你们可错过了精彩的。我跟鬼面刚才在鬼屋里唔——”大庆才说了一半,就被鬼面捂上嘴拖走了,“那啥,哥哥嫂嫂你们好好玩啊,我们就先走了,到时候集合见,拜拜!”一猫一鬼一溜烟儿,连影子都没了。
“这俩孩子啥情况......不会真的在里面干了什么坏事吧?”
“看样子也没干什么好事。那我们还玩吗?”沈巍倒是也没怎么在意,反正鬼面要是搞了事回去削一顿就好了,还是赵云澜开心最重要。
“玩啊!”管他呢,反正媳妇儿的油是肯定要揩的。赵云澜嬉笑着搂住了沈巍的腰,故意捏着腔调戏他:“黑袍哥哥,人家害怕,你一定要好好保护人家哟~”
沈巍又悄悄红了耳朵。

太阳已经朝西滑了一大截,一下午的时光悄然流逝。特调处全员除了林静以外全部集合到齐。“林静人呢?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我们吃完晚饭还有活动呢,别到时候来不及了。”
“还有活动?老赵,你是不是最近发达了,给的福利这么猛啊?”
“死猫,你重点跑太平洋度假去了吗?赶紧用你的猫鼻子找找林静在哪!”
“等一下!我想起来了,我把林静埋在游乐园的沙池里,结果忘记挖出来了!”
“......”
“......”
“......”
“......”
“祝红,今天你是全场最佳。”

(那啥,我本来准备写夜间动物园的,结果写着写着写得像科普文一样emmm干脆不发了,补个段子吧_(:з」∠)_)

“夜间动物园?”我们特调处不是有动物了吗,为什么还要去动物园?”
“那能跟动物园比吗?除了猫和蛇,咱们特调处还有什么动物? ”
“单身狗和毛猴。”
(林静&沈巍:?????? )

END
话说lof手机端超链接是不是一次只能放一个?郁闷

评论(4)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