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扶今天不舒服

只会写垃圾文,写不出正剧风,非常低产,更新极慢,请慎关

【特调处全员/面面中心】当鬼面加入特调处⑷

*面面中心,OOC全员沙雕萌化,短小,胎教文笔慎入

*本来说了不产粮,但是面面太可爱了我没忍住抱歉

*巍澜属于彼此,面面属于我,不接受反驳

*这章主要是面面×大庆的cp,特调处众人基本都活在对话里,混合了原著和剧版的设定以及我的一点私设,注意避雷(❁´︶`❁)
最后,ball ball你们尝一口这对cp吧,真的特别好吃但是好冷......

         
鬼面今天回家的时候发现大庆在门外朝赵云澜家门上的猫眼里使劲张望着,像是要把门看穿。沈巍为了方便照顾赵云澜,俩人顺便在晚上的时候干点什么“正经事”,所以基本天天都睡在赵云澜家里,自己的家就留给他弟鬼面折腾了。
“呦,小大庆,又被堵外面了?”
“去去去,什么小大庆?咱俩岁数指不定谁大呢,小鬼面。” 大庆故意咬重最后三个字,也没回头,一边反着猫眼瞅屋里头的情况,一边在心里打量着自己今天进屋的可能性还有多大。
“那叫你什么?阿庆?还是小庆庆?”
大庆终于回头,瞪了鬼面一眼。
“行行行,您是猫大爷,不逗你了,”鬼面收住他那露八颗大白牙的微笑,“问个正经的,你今晚准备住哪?”
“我......不行在特调处凑合凑合呗。” 大庆虽然是猫,但因为特调处白天总是有工作,他夜间活动的并不多,一般时候也跟人类一样在晚上睡觉。
“汪徵跟桑赞两个能量体见不得光,上的都是晚班,你就不怕打扰到人家小两口卿卿我我?”
“那我找......”
“找祝红,那你只能睡蛇窝;找小郭,你得先问问那个姓楚的同不同意;再者......你不会想找林静吧?”
“......那你说我怎么办?”
鬼面摸出钥匙打开了门。
“咳,那什么,进来吧。”

           
“你为什么不睡你哥的房间?这房间的床肯定挤不下我们两个,难道你要睡沙发?”
“你以为我不想睡他房间?你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斩魂使大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在自己的房间弄什么陷阱吧?毕竟一般人也没胆量进他房间,想想也没必要。被鬼面神叨的模样弄得有些犹豫的大庆伸手打开了房门。
“......” 开完他就后悔了。一房间贴的全是赵云澜的照片和画像,神情装扮各式各样,略侧一点对着大床的就是一幅巨大的昆仑君墨画,入木三分,非常逼真。
“我们偷看了老赵的这么多私照私画,要是让沈教授知道了,会不会被砍?”
“怕砍还不快出来?” 鬼面靠在门边,脸上一副“现在知道了吧”的样子,“不过如果你实在嫌那个房间的床太挤的话,我不介意你在走廊打地铺。当然,如果你要睡沙发,我也是没意见的。”
大庆把房间的门关上。“我好歹也算半个客人,你也算半个主人,让客人睡沙发什么的,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言下之意就是,我睡床,要睡沙发打地铺,还是您自个儿去吧。
“我觉得没什么过分的,”鬼面装作听不出大庆的话外音,“不过你要是实在想睡床的话,我还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你变成猫,我可以勉强抱着你一起睡床。”
还勉强?大庆气的想打人。不过最终他还是屈服在了柔软床垫的诱惑下——沙发太短伸展不开,地板又太硬了,都睡不自在。大庆自暴自弃的想着,反正里外也被他撸秃过好几遍了,还有啥不能行的?

鬼面真是搁哪儿都不肯消停。大庆已经懒洋洋地窝进被子里,就露了个黑不溜秋的猫脑袋出来,灯一关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即使是这样,鬼面也不肯罢休地要拽着大庆在睡前聊两句。
睡前唠嗑,这孩子是啥毛病?大庆无语。“你大半夜的干嘛这么兴奋啊?”
“怎么,我头一遭跟几百年不洗一回澡的猫精一个被窝睡觉,兴奋点不行?”
果然,大庆就知道鬼面嘴里吐不出什么好猫毛来。他没再搭理鬼面,把身子又往被窝里挪进去了一丢丢。
鬼面黑灯瞎火的也寻不见大庆,只能用手在被子底下乱摸一通。大庆离他不远,鬼面很快就找准了那团热乎乎的毛球。他的手很凉,但大庆隔着那层厚毛也不觉得冰冷,反而恰到好处的让人感觉很舒服。要不是因为这点,或许大庆祝红他们早就忘记了他也是个鬼王,只当他是个爱搞事的中二病熊孩子。
大庆朝鬼面贴近了一点。
“大庆,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
“你说你猫形的时候肚子上这么多软肉,可是人形的时候又瘦得像个筷子精一样,那这些肉去哪儿了?”鬼面一边说着,还不安分地拿手指戳了戳大庆肚子上的胖肉。
“喵的,老子那是猫毛太蓬松了,蓬松你懂吗?!我一点都不胖!”

END
睡前唠嗑这个习惯真的很多人都有啊,我妈就是,每周末睡前都要和我聊一会,我小时候深受其害,至今难以忘怀...后来有一次和我一个闺蜜睡觉,她也有这习惯,硬拉着我聊了大半夜...OTZ

还有俗话说得好,你不产,我不产,饿死坑底没人管...大家一起用爱发电温暖一下北极圈啊٩(ˊvˋ*)و

评论(22)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