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洛伊娅

“我以为那是光”

【特调处全员/面面中心】当鬼面加入特调处

*面面中心,OOC全员沙雕萌化,短小,胎教文笔慎入

*本来说了不产粮,但是面面太可爱了我没忍住抱歉

*面面笔名夜尊

*巍澜属于彼此,面面属于我,不接受反驳🌚

    
从鬼面被赵云澜和沈巍提回特调处之后,特调处每天都充满了中二和沙雕的气氛。不过大家还是很欢迎这个熊孩子的,毕竟又多了一个和特调处单身狗喵一起翻白眼和“妈的死给”的伙伴,用祝红的话来说,鬼面十分“孺子可教也”。
“我还担心鬼面会和大家相处不来呢,毕竟这孩子这么中二。你说是吧沈巍?”赵云澜远远地观望了一眼正在跟大庆林静祝红“开小会” 的鬼面,摆出一副长辈模样,语气欣慰得像孩子出息了的孩子妈似的,而面面的正牌老哥沈巍连头都没转一下,只是眼含波澜地看着赵云澜,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是,你说的都是。”
只不过赵云澜不知道,鬼面他们开的是吐嘈他和沈巍的小会。

           
当初鬼面为了宣告全世界他不是他哥那个死g...啊不是老古董,特地给自己染了个(自认为)无敌酷炫的目当下最流行的奶奶灰,还学沈巍给自己也整了个面具,只不过他嫌他哥的那个黑色的太素气,所以去找了个能把人闪瞎的金色面具,走哪戴哪,谁劝都不肯摘。特调处里的那几个自然也劝不动,只是摇摇头说这孩子病得不轻。当时整个特调处里就只有鬼面和桑赞两个人不知道“中二病”是什么意思,连沈巍都明白。在汪徵给桑赞这个词解释之前,桑拮扒一直用一种悲痛和宛惜的眼神看鬼面,每次鬼面借完书还拍拍他的肩膀,喊他一声“鬼拮扒”又欲言又止......鬼面觉得自己没被这个什么中二病吓到,倒是每次都被桑赞诡异的言行惊得冒一身冷汗。
这个阴影在面面心里挥之不去,不过他是不会承认他刚学会上网之后的做第一件事就是问度娘“中二病”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顺便提一句,最后大家还是知道了,因为面面那时候还不知道度娘上有“搜索历史” 的种东西。

          
我是鬼面,我现在慌得一批。

特调处全员到齐,郭长城和桑赞一脸茫然,郭长城身后的楚恕之面无表情,大庆,祝红和林静又心虚又想笑,导致他们现在看起来表情怪异得很。鬼面能看出来他哥沈巍的确是生气了,他嫂子赵云澜是强撑严肃,他低着头自顾自的在心里打自己的小算盘,没人知道他在想啥。特调处的众人把鬼面和一台电脑围在中间,气氛尴尬地僵持了好几分钟,但是没一个人开口。大家齐刷刷的看向领导赵云澜。
(赵云澜:???...OK,fine)
“咳...嗯,那个什么,鬼面啊,你看看这个账号是不是你的?” 巍澜写手热度榜第一的太太,ID名“地星最强夜尊酱”,以辣到爆的肉和吐槽向的日常圈粉无数...可以,鬼面这孩子成长了。
鬼面不敢确定赵云澜他们到底有没有看到他刚刚上传的一篇巍澜浴室pwp,抬头瞟了一眼电脑屏幕,故作镇定地开口:“是我的,不过我借给别人了。”
鬼面知道死撑不认已经没有什么用了,他才不像他哥一样做垂死挣扎呢。
尽管他这个找借口的技术一点没比他哥好到哪去 。
“那你借给谁了?”
“我...我借给祝红姐了!”
“胡说!我有自己的账号!”
......这下尴尬了。祝红对自己的快嘴悔的肠子都青了,而正当鬼面心想着实在不行就摘掉面具抛弃节操,顶着那张跟他哥一模一样的脸萌混过关的时候,郭长城突然指着电脑开口了。其实他的本意是想让气氛不这么尴尬,但他没想到,他在无意间又拉了一个人下马。
“你们看,这个澜巍榜第一的太太ID叫‘镇魂令主纯一不受’诶!他可能是赵......”
“不是我我没有!!!”
“......处长的粉丝,赵处你那么激动干嘛?我还没说完呢。”
这下楚恕之笑出声了。
“各位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和云澜就先走了。至于鬼面的事,我日后再找他算账。” 精明如沈巍,自然也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他的脸色依旧温和,但周身的温度却已然骤降了好几度,抱着赵云澜离开了。现在慌得一批的人成了赵云澜。
众人默默在心里给赵云澜点了个蜡,鬼面和祝红也松了口气,鬼面又露出了他那八颗白牙的“面式微笑”。
然后他感觉到颈后一只凉凉的手。
“鬼面你小子胆肥了啊,敢出卖我?”

END
面面可爱死了!!我爱他!!
顺带提一句,不吃3p的洁癖和原著党妹子可以屏蔽一个叫“夜澜” 的tag避雷,这样大家的首页上又都是巍澜啦_(:з」∠)_

评论(9)

热度(547)